2010年1月11日 星期一

華德福教育:一到八年級

當孩子準備好上一年級時,就可以適當地運用理解能力,理解更多抽象事物,包括書寫、閱讀和數學。但是,對孩子們而言,並不是只有知識的獲取是最重要的事。在學習知識的過程中,也必須要能夠滿足孩子們對於真正影響力的內在需求,並且提供給孩子們向外在世界探索接觸時的安全感,這就必須透過教師們以創意「創作」各種學科內容來達成。

(ps.所謂真正的影響力,或者真正的權威意指孩子們是真心服氣老師而願意學習,而不是屈服於教鞭或其他威權的學習。教師們的「創作」則意指教師們必須對於所傳授的課程內化,有著真正的理解,足以使用自己的話語與創作來教授。)

在這個介於「換牙」和青春期開始之間的階段,孩子們需要一個值得信賴、具備影響力的角色的帶領,華德福教育以班級導師來擔任這個關鍵角色。理想上,這位老師最好能夠陪伴孩子一路走過基礎教育的八年。這位班級導師的任務是在這段重要的時期引導並教育這群孩子多數的學科。

在這些年當中──一年級到八年級,孩子們學會了讀寫和算數的基本能力。孩子們並投身於許多種類的文化培養活動,以滋養發展他們的想像力──繪畫、泥塑、戲劇、歌唱、樂器等等。在這些實際的與培養的活動當中,教師最重要的任務還是要以如同藝術家般的想像力來與孩子們共處。

孩子們並不只是被教導著去做藝術性的活動和學會技巧而已,即便是所謂的「非藝術性」的學科,也應該以充滿想像力與藝術性的方式來教導。這是真的,在數學和文法,木工和編織之,運動和外語等這些華德福的教育課程裡,它們都以彼此間差異非常大的不同方式,具備想像力和藝術性的方式被教導著。這些培養性的活動慢慢地建立孩子們的學科技巧,以深刻的體會和了解為他們未來的學習,建立起堅固的堡壘。

就以北美地區的地理學科來舉例,如果教師能夠以藝術性、描述性並且戲劇性的方式來傳達北部森林所帶來的清新、充滿氧氣的北風,以及路易斯安那州的濕地和沼澤地所吹來的濕冷又厚重的空氣,中西部平原的大草原雨季和雪季之間的變換,從灼熱乾燥富含礦物的沙漠到西邊洛磯山脈,以及在西北部太平洋岸飽含濕氣的森林裡,高高站立著的紅杉林等等,學生們將能對北美洲的氣候區域狀況產生清晰的理解。

教師們訴求並關注於七歲到十四歲之間的孩子們的感受。是甚麼引發了孩子們對學科的深刻理解呢?是教師以類似「藝術家」的力量和努力來塑造和引領孩子們進入深刻的理解,而不是客觀的學科本身幫助了孩子們的理解。

在自然學科之中,年紀小的孩子們經驗了某種敬畏和驚奇。這種情緒將會升起,當孩子們在學習人體時,當孩子們發現了人體之中各種物質之間的充滿活力與生命的關係,例如骨頭和細胞的中心的關係;紅血球──在骨頭中製造。這種情緒將會升起,當研究種子在低地或高原中生產的各種模式,當孩子了解到某種演化的順序,某種彼此相連的進展時。這種敬畏和驚奇的感覺,將會發展成為一種崇敬感,進而為往後人生中,對於大自然環境的敬意和善待,打下穩固的基礎。同時,這也必須隱含了一種在未來教育階段中,研習科學所必要的同時也將繼續發展的關鍵能力。

為了能夠支持這樣的一種教育方式,華德福學校在各個方面──從教室的裝潢到一首詩如何引用,從孩子們使用的筆到運動場裡所做的運動,都需要以下列兩個標準思考與規劃:它們在具備功能性的同時,也必須具備美感。對孩子們來說,這確保了一種能夠激勵他們內在與外在感官的關愛的影響力。

(上述資料翻譯自北美華德福學校聯盟以及Windows into Waldorf: An Introduction to Waldorf Education。)